华胥梦菡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程序测试 >

第113章 不是孤立事件(第七更!)

时间:2022-07-12 02:38 来源:网络整理 转载:华胥梦菡网
第113章 不是孤立事件(第七更!)是何常在所著****《官运》的最新章节,本站****无弹窗阅读!

    刘宝家的身后,跟着雷镔力和李理,三人骑了三辆自行车,都是满头大汗,看样子是一路紧赶慢赶赶来的。

    一进门,三人愣住了,才发现夏莱、温琳和金一佳都在,夏莱和温琳在也就算了,金一佳在,雷镔力就不由自主后退了一步。

    金一佳漫不经心看了刘宝家三人一眼,没理三人,自顾自坐下,只当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也帮忙择菜了。

    “怎么了,”关允知道一年多来刘宝家也不如以前遇事慌张了,见他的样子,肯定是真有急事了。

    “刚才我和镔力、李理到****办事,你猜怎么着 ,遇到了万事通,他一见面就拉住我,问我你是不是和温琳……”刘宝家话说一半,才想到夏莱、温琳和金一佳都在,就不好再说下去了。

    温琳一听涉及到了她,将菜一扔就站了起来:“说关允和我怎么了 ,宝家,你说下去,我不怕。”

    夏莱和金一佳还在,刘宝家支支吾吾还是不敢说。夏莱和金一佳对视一眼,都没有走开,夏莱说道:“没事儿,宝家,不管有什么谣言,我相信关允。”

    刘宝家就只能说了:“万事通说,不知道是谁最先造的谣,****现在都传开了,说你和温琳乱搞男女关系,孩子都有了……”

    万事通本名万时同,就因为爱到处乱传话,又最是消息灵通,上到京城省城,中到黄梁市,下到孔县大事小事,他无所不知,当然,真假暂且不论,反正一有谣言他绝对第一个****。久而久之就被人叫成了万事通。

    夏莱手中本来拿着一个菜筐,一听之下,菜筐失手落地。

    倒是金一佳比夏莱冷静多了,将手中的菜一扔:“温琳有孩子,温琳明明还是****,造谣的水平也太次了。”

    金一佳的话虽然直接。温琳正在气头上,也顾不上在意金一佳的话。顺手抄起一个马扎就走:“王车军在哪里,我打他满头开花!”

    关允脸色瞬间阴沉如水。眼神阴冷如冰,一脚踢飞了一只马扎:“狗屁倒灶!”

    关允勃然一怒,刘宝家几人纷纷抄起家伙,准备出门:“关哥,王车军真不是东西,李永昌都快要倒台了,他小子还敢闹事,废了他。”

    关允后退一步,拦在了门前:“先别急。等事情理清楚了再说。”

    “你让开,关允,理什么理,直接和王车军当面对峙,他敢不承认。我呸他一脸黑!”温琳火辣脾气上来,怒不可遏的样子像一头小母老虎,“他是想毁我清白。毁你名声,他敢挑事,我就不怕和他撕破脸。”

    关允当然清楚王车军手段的阴险无耻,尽管还没有直接证据表明造谣者就是王车军,但不用想也知道,除了王车军再无二人,而且他不是不知道王车军早就对温琳垂涎三尺,一直欲求不得,再加上此次李永昌失利,王车军住院,心态失衡之下,做出再无耻再没有底线的事情,也可以理解。

    可以理解但并不表明关允会忍受王车军的无耻!

    ****大院是什么地方,是孔县最高权力机构,~~-更新~~是孔县政治中心,最忌讳的事情有二,一是经济问题,二是男女问题,关允级别还低,又不是实权人物,当然没有什么经济问题可查了,他的年轻和未婚,就正好成了可以被人****之处。

    尽管他是未婚之身,就算他和温琳真有什么事情,也不算什么大事,男未婚,女未嫁,又正是适龄,正常恋爱,无可厚非。但突然传出他和温琳未婚有子,就是十分歹毒的流言了。

    孔县民风纯朴,但对于示婚有子的事情十分反感,孔县又小,人言可畏,万一三****虎,最终传遍了三里五乡,他和温琳还不被人嚼烂了舌根 ,他还怎么在****立足,温琳以后又怎么抬头做人,

    堂堂的****办****科的国家干部,没有结婚就胡搞一气,丢的是****的人!

    “撕破脸皮只是早晚问题,但现在,先吃了中午饭再说。”关允越是想明白了王车军造谣的歹毒,越是冷静。

    温琳却冷静不了:“吃什么吃 ,气都气饱了。你说我以后还怎么做人,整个孔县到时都以为我和你……我,我气死了。”眼圈一红,她顺开马扎,坐在马扎上哭了起来。

    温琳一哭,刘宝家三人更是按捺不住,又要夺门而出。

    夏莱轻轻地坐回了原位,目光淡淡,似乎事不关己一样,不过她脸上淡漠而清冷的表情说明,她对关允不但信任,而且还认定关允可以处理清楚这件棘手的****事。

    比起温琳的火爆和夏莱的淡定,金一佳倒有意思,她快步来到关允身边,和关允并肩而立,挡在门口,说道:“不要闹了,都冷静下来好好想一想,为什么王车军早不造谣晚不造谣,偏偏在李永昌的问题还没有明朗化之前造谣,不要以为这只是一件造谣中伤关允和温琳的孤立事件,要学会分析事件背后会不会有更深的用意,忠告你们三个人一句,武力解决不了问题,你们真去打了王车军,王车军死不承认是他造谣,你们还得承担法律责任!到最后明明是受害者却变成了****嫌疑人,怪谁 ,只怪自己智商太低!”

    关允大为佩服地看了金一佳一眼,好嘛,本来他想说的话,却被金一佳一口气说完了,这丫头,真不简单,以前在他面前还假装对政治不感兴趣,刚才一番话不但说得切中要害,还分析得丝丝入扣,顿时令他对她又高看一眼。

    在场几人之中,除他之外,当属金一佳政治水平最高。

    金一佳话一说完,一拍关允的肩膀:“行了,剩下的话该你说了,我就不班门弄斧了。”

    关允终于笑了,刚才的灰暗心情又多了几缕阳光:“一佳说得对,王车军早不造谣晚不造谣,偏偏在李永昌停职反省期间造谣,宝家,你说他是傻了还是嫌身上的泥巴不够多,都不是,他背后肯定有人指使,而且说不定还是为了配合李永昌的大动作……”

    关允点到为止,不再多说,毕竟自家院子,不是议事的场所,而且他的猜测也未必正确。不过他敢肯定王车军的异动,正如金一佳所说,绝对不是孤立事件。

    李永昌不会甘心就此退出历史舞台,除在上层发动力量保卫官位之外,相信他也会利用他在孔县庞大的本土势力,也想演一出大戏让市里看清局势——孔县,离不开他!

    究竟李永昌在背后酝酿什么动作,关允当然不知道,如果说在王车军造谣之前他还不知道李永昌不想下台的决心有多大,现在关于他和温琳的流言一起,他就知道,李永昌为了保住自己的位置,说不定会不惜绑架孔县人民!

    刘宝家还算有点政治头脑,听金一佳和关允一说,也明白了过来:“关哥,现在怎么办,总不能让谣言越传越离谱,传到最后,不一定会传出什么花结出什么果……”

    “不怕,不会开花更不会结果。”关允向前来到温琳面前,一拍温琳的肩膀说道,“姑娘,你真是条汉子。”

    温琳“噗哧”就乐了:“没心情和你闹,我知道你有办法解决了,可是我就是想朝王车军的脸上打两个耳光才解气。”

    “温姐,耳光先记账,回头我一定替你加倍打了。”刘宝家咬牙说道。

    关允又来到夏莱面前,伸手一拉夏莱:“到时让夏莱陪我在****转一圈,向所有人都隆重推出我的女朋友,然后再有温琳陪同,温琳还和夏莱关系情同姐妹,到时什么谣言,什么孩子,就都不攻自破了。不过,在揭穿别人精心设计的谣言之前,先等等看,看看除了开胃菜之外,后面还有几道菜……”

    “还有七八道菜。”关母不知何时来到了院中,正好接上了关允的最后一句,“开饭了,别在院里站着了,孩子们,都进屋来。”

    一句孩子们,让刚才因为王车军的无耻行径而带来的气愤的心情如雪遇阳光一般融化了,是呀,不管一个人年纪多大本事多高,只要有父母在,就永远有可以庇护的港湾。夏莱抢先一步跑到关母面前,挽起了关母的胳膊,温琳晚了一步,只好尴尬地收住了脚步,和金一佳并肩而行。

    意外多了刘宝家三人,关家的盛宴,就拼了两张八仙桌才坐下,排座位的时候,很奇怪的是,关母和夏莱、小妹坐在一起,关允本想坐过去,却被老爸叫了过去,他就只能听从老爸的吩咐,坐在老爸和温琳的中间。

    如此耐人寻味的一幕表明,关母和关父关于儿媳的争论,还是没有达成共识。

    金一佳埋头吃饭,边吃边偷乐,刘宝家和雷镔力、李理挤眉弄眼,大有调侃关允之意,关允倒还镇静,热情地以主人的身份招呼众人吃饭。

    “关允,你年纪也不小了,趁着大家都在,今天我想和你说说你的婚姻大事。”饭吃一半,关成仁筷子一放,摆出了家长的威严,****正经地说道。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